<menuitem id="zh1pz"></menuitem>

        解开“危改”心结

        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0:12 来源:恩施日报 作者:牟联文,张宇双 编辑:丁琼

        记者 牟联文 通讯员 张宇双

        “老人家,有事就打我电话。”9月12日,谭永琼回访孙碧桃时叮嘱。当天,谭永琼带去了为孙碧桃小儿子新办理的户口簿。

        谭永琼是利川市农业农村局驻沙溪乡天望坡村“尖刀班”干部,孙碧桃是该村六组的建档立卡贫困户。

        孙碧桃独居的老旧木房年久失修,被纳入“危改”范围。5月6日,谭永琼与乡“危改”办工作人员、施工队前往孙碧桃家勘察、商讨,预算需“危改”资金2.59万元。

        “老人家,您自己出1万元,剩下的钱由政府补贴。村里请施工队帮您完成‘危改’。”孙碧桃积极配合,筹措1万元交给驻村“尖刀班”。

        “危改”中途,孙碧桃的大儿子从外地回来,坚持要求统建变自改。自改时,大儿子撂下“我不管,反正你们要负责搞完”后就又出门了。“危改”复工后,因房屋距公路尚有100米,孙碧桃不愿承担建材二次转运费,建材一堆就是3天。

        两起波折,两次停工,谭永琼分别做通工作。6月20日,“危改”完成。

        之前一直对村里工作认可的孙碧桃,房屋完工验收之际,却不满意了。

        “别人没有出钱也搞了‘危改’,出了钱的也没有我出得多!”细问之下,谭永琼弄清了事情缘由:孙碧桃到七组走人家,听说有的贫困户“危改”自己没有出钱,一下子心理不平衡了。

        “老人家,钱用在哪里都写在纸上,明明白白的。”无论怎么解释,孙碧桃还是认为不该出那么多钱,每次路过村委会都要抱怨一番。

        “危改”没有让老百姓顺心,反倒添了堵。谭永琼多次走访了解到,老人有3个儿子,最听老二杨岩的话。8月21日,谭永琼联系杨岩,讲明他母亲的情况,并通过微信把“危改”预算情况发给他。杨岩表示愿意帮忙做老人的工作。

        8月29日,谭永琼再次来到孙碧桃家。

        “每家每户‘危改’我们都做了详细预算。七组何本余的‘危改’只花1.3万元,自己基本不出钱;六组杨学兵‘危改’不到2万元,政府补贴后自己承担5000元。他们的‘危改’量与您的完全不同嘛。”

        来之前,谭永琼翻遍全村176户“危改”资料,摆事实、讲道理,孙碧桃点头认可。

        “我们找施工队、购买建筑材料、请人运输,您大儿子反悔要自己搞‘危改’没有弄成,我们最终还是想办法帮您完成了。再者,如果自己不出1万元,房子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?”谭永琼指着新换的门窗,把“危改”过程中一桩桩事情讲给孙碧桃听。

        近两小时苦口婆心换来孙碧桃一句话:“谭主任,我想开了。今天你一定留下来,我要给你做饭吃。”

        责任编辑:丁琼

        热图点击

        时时彩后三组六出号|{首页主词1}|{首页主词2}|{首页主词3} 23456站长免费为社会各界朋友提供时时彩平台网站!